一棵開花的樹 by 席慕容

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佛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樹,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當你走近,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那是我凋零的心

好美的詩...
人與人之間需要多少緣分才有辦法認識
又需要多少緣分才能相知相惜相戀

又需要多少緣分才能攜手到老

如果說是前世500次的回眸才可以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
如果說百年才能修得同船渡,千年才能修得共枕眠
那真的要好好珍惜眼前 微笑

遇見百分百女孩 by 村上春樹

四月一個晴朗的早晨,我在原宿後街同一個百分之百的女孩擦肩而過。
不諱地說,女孩算不得怎麼漂亮,並無吸引人之處,衣著也不出眾,腦後的頭髮執著地帶有睡覺擠壓的痕跡。
年齡也已不小了,應該快有三十了。
嚴格地說來,恐怕很難稱之為女孩。然而,相距五十米開外我便一眼看出︰對於我來說,她是個
百分之百的女孩。從看見她身姿的那一瞬間,我的胸口便如發生地鳴一般的震顫,口中如沙漠乾得沙沙作響。

  或許你也有你的理想女孩。例如喜歡足頸細弱的女孩,或者大的女孩,十指絕
對好看的女孩,或不明所以地迷上慢慢花時間進食的女孩。我當然有自己的偏愛。
在飯店時就曾看鄰桌一個女孩的鼻形看得發呆。

  但要明確勾劃百分之百的女孩形象,任何人都無法做到。我就絕對想不起她長
有怎樣的鼻子。甚至是否有鼻子都已記不真切,現在我所能記的,只有她並非十分漂亮這一點。事情也真是不可思議。

  “昨天在路上同一個百分之百的女孩擦肩而過。”我對一個人說。
“唔,”他應道,“人可漂亮?”
“不,不是說這個。”
“那,是合你口味那種類型嘍?”
“記不得了。什麼樣啦,胸部是大是小啦,統統忘得一乾二淨。”
"
莫名其妙啊!”
“是莫名其妙。”
  “那麼,”他顯得興味索然,“你做什麼了?搭話了?還是跟蹤了?”
  “什麼都沒有做。”我說,“僅僅是擦肩而過。”

  她由東往西走,我從西向東去,在四月裡一個神清氣爽的早晨。
  我想和她說話,哪怕30分鐘也好。想打聽她的身世,也想全盤托出自己的身世。

而更重要的,是想弄清導致1981年4月一個晴朗的早晨我們在原宿後街擦
肩而過這一命運的原委。裡面肯定充滿和平時代的古老機器般溫馨的秘密。

  如此談罷,我們可以找地方吃午飯,看伍迪‧愛倫的影片,再順路到賓館裡的
酒吧喝雞尾酒什麼的。弄得好,喝完說不定能同她睡上一覺。可能性在扣擊我的心扉。

  我和她之間的距離已近至十五六米了。
  問題是,我到底該如何向她搭話呢?

 
 “你好!和我說說話可以嗎?哪怕30分鐘也好。”
  過於傻氣,簡直象勸人加入保險。
  “請問,這一帶有24小時營業的洗衣店嗎?”
  這也同樣傻里傻氣。何況我豈非連洗衣袋都沒帶!有誰能相信我的道白呢?
  也許開門見山好些。“妳好!妳對我而言可是百分之百的女孩喲!”


  不,不成,她恐怕不會相信我的表白。縱然相信,也未必願同我說什麼話。她
可能這樣說︰即便我對你是百分之百的女孩,你對我可不是百分之百的男人,抱歉
!而這是大有可能的。假如陷入這般境地,我肯定全然不知所措。這一打擊說不定
使我一蹶不振。我已32歲,所謂上年紀歸根結底便是這麼一回事。

  我是在花店門前和她擦肩而過的,那暖暖的小小的氣塊兒觸到我的肌膚。柏油
路面灑了水,周圍蕩漾著玫瑰花香。連向她打聲招呼我都未能做到。她身穿白毛衣
,右手拿一個尚未貼郵票的四方信封。她給誰寫了封信。那般睡眼惺忪,說不定整整寫了一個晚上。
  那四方信封裡有可能裝有她的全部秘密。
  走幾步回頭時,她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人群中。
※ ※ ※
  當然,今天我已完全清楚當時應怎樣向她搭話。但不管怎麼說,那表白實在太長,
我篤定表達不好--就是這樣,我所想到的每每不夠實用。
  總之,表白自“很久很久以前”開始,而以“你不覺得這是個憂傷的故事嗎”結束。
※ ※ ※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地方有一個少男和一個少女。少男18,少女16。
少男算不得英俊,少女也不怎麼漂亮,無非隨處可見的孤獨而平常的少男少女。
但兩人一直堅信世上某個地方一定存在百分之百適合自己的少女和少男。
是的,兩人相信奇跡,而奇跡果真發生了。一天兩人在街頭不期而遇。
  “真巧!我一直在尋找你。也許你不相信,你對我是百分之百的男孩。從頭到
腳跟我想像的一模一樣。簡直是在做夢。”兩人坐在公園長椅上,手拉手,百談不厭。兩人已不再孤獨。
  百分之百需求對方,百分之百已被對方需求。
而百分之百需求對方和百分之百地被對方需求是何等美妙的事情啊!這已是宇宙奇跡!
  但兩人心中掠過一個小小的,的確小而又小的疑慮︰夢想如此輕易成真是否是好事?

  交談突然中斷時,少男這樣說道︰“我說,再嘗試一次吧!如果我們兩人真是
一對百分之百的戀人的話,肯定還會有一天在哪裡相遇。下次相遇時如果仍覺得對
方百分之百,就馬上在那裡結婚,好麼?”

" 好的 "少女回答。
  於是兩人分開,各奔東西。
  然而說實在話,根本沒有必要嘗試,純屬多此一舉。為什麼呢?
因為兩人的的確確是一對百分之百的戀人,因為那是奇跡般的邂逅。
但兩人過於年輕,沒辦法知道這許多。於是無情的命運開始捉弄兩人。
  一年冬天,兩人都染上了那年肆虐的惡性流感。在死亡線徘徊幾個星期後,
過去的記憶喪失殆盡。事情也真是離奇。當兩人睜眼醒來時,腦袋裡猶如D‧H勞倫斯少年時代的貯幣盒一樣空空如也。
  但這對青年男女畢竟聰穎豁達且極有毅力,經過不懈聽力,終於再度獲得了新的知識新的情感,勝任愉快地重返社會生活。
啊,我的上帝!這兩人真是無可挑剔!他們完全能夠換乘地鐵,能夠在郵局寄交快信了。
並且分別體驗了百分之七十五和百分之八十五的戀愛。
  如此一來二去,少男32,少女31歲了。時光以驚人的速度流逝。

  四月一個晴朗的早晨,少男為喝折價早咖啡沿原宿後街由西向東走,
少女為買快信郵票沿同一條街由東向西去,兩人恰在路中間失之交臂。
失卻的記憶的微光剎那間照亮兩顆心。兩人胸口陡然悸顫,並且得知︰
  她對我是百分之百的女孩。
  他對我是百分之百的男孩。
(看到這裡故事都還很浪漫...)
  然而兩人記憶的燭光委實過於微弱,兩人的話語也不似十四年前那般清晰。結
果連句話也沒說便擦身而過,徑直消失在人群中,永遠永遠。

你不覺得這是個憂傷的故事嗎?
是的,我本該這樣向她搭話的...(看到這裡就變成淒美的愛情故事了... 

 

 

 

 
將這兩篇文章放在一起,讓我聯想到長笛曲Varese’s Density 21.5 Debussy's Syrinx也常常會“綁一起演奏..
明天要縣賽的學生們 "笛想事成"
創作者介紹

留美長笛老師-梁慧萱的音樂演奏廳

huihsuan05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